詹言言言

牛鹿+k莫+嫌弃+苍羽+霆峰

暗戳戳占个tag

突然想到个问题…

离镜离怨两兄弟都姓离?

那胭脂全名叫啥…

那擎苍也姓离?

还是说俩儿砸跟闺女的名字都是随手取的?

【苍羽】如果有来生 8

#我我我,我来填坑了!
#我尽量在这二三四五章结束

擎苍令羽随着领路的店小二走进房间,擎苍将店小二打发走后,四处环顾了房间,心里终于对那掌柜有点好印象。

令羽看了看,说是有两张床,其实有一个顶多算是个窄窄的卧榻,勉强能容下一个成年男子侧躺。擎苍悄无声息走到令羽身后,微微低头凑他耳边,说话间嘴唇有意无意碰着令羽耳垂。

“小羽,这卧榻似乎是不能睡人的,不如……”你同我一道睡床上。

话还没说完,令羽就被耳边突然烘着自己的热气着实吓了一跳,脑袋本能往后一躲,结结实实用后脑勺狠狠砸了擎苍的下巴,两人一个捂着后脑勺,一个捂着下巴颏,难得默契的龇牙咧嘴……

“嘶……”

“哎哟……小羽你这出手可真狠……”

令羽还好,只是磕了后脑勺,在加上头发缓冲,一会儿也就好了,那擎苍就没那么幸运,一直站在一旁捂着下颌喊痛。令羽容易心软,即刻上前拨开擎苍的手仔细查看。

擎苍一看令羽如此着急,心里突生一计,索性脑袋一沉靠在令羽肩头:“小羽,你出手这么狠,本君下巴都快被你磕歪了……哎哟……”

突然这么一出,再加上擎苍确实被自己伤到(确定真的伤到?),令羽本来想要提出分开睡的要求也便不好意思出口。待两人简单洗漱后,先后脱了衣服只着中衣爬上床,令羽自然被擎苍让在床榻里侧。

房内没有多余的被褥,两人也只好同盖一床被子,令羽身子僵硬平躺在床上,身旁的擎苍倒是自在,还一手捞过令羽抱在怀中,令羽只要一有挣脱之意,擎苍就哼哼唧唧耍赖说自己下巴疼,完全不见平日里嚣张跋扈的鬼君形象。

令羽本以为这样自己会一夜无眠,不曾想,在这鬼君怀中,睡得却甚是安稳,可到了后半夜,之前那个奇怪的梦再次出现,梦境之后还多了些自己意想不到的东西……

【苍羽】牛乳(小甜饼一发)

#私设
#奶白奶白的九师兄


昆仑虚虽说饮食清淡,可每个弟子每日都能喝上一杯温热的鲜牛乳。

司音喜饮酒,不喜欢这牛乳的味道,每次都以各种理由让众师兄帮他喝了,喝的最多的自然是最心软的九师兄令羽。

日子久了,大家也就默认了小十七的牛乳直接给令羽就可,令羽也习惯了每日两杯牛乳,直到那次在发鸠山被擎苍带回大紫明宫。

大紫明宫之人也喜饮酒,还好各式果子酿成的果酒果汁,唯独无人喝过牛乳。司音到这自然没什么不习惯,反正在昆仑虚每日一杯的牛乳都是九师兄解决的。

令羽就不一样了。

已经习惯了每日两杯牛乳,再加上鬼族人饮食口味偏重,尤其嗜辣,这让饮食清淡常饮牛乳的令羽极为不适,每日吃过饭食后胃部都隐隐作痛。

也许后来绝食也有这个缘由吧。

再后来,擎苍不知从何处得知令羽喜欢喝煮过的鲜牛乳,特意易容混进昆仑虚学习做法,还一边感叹,难怪昆仑虚弟子个个皮肤白嫩,尤其他的小羽,这奶白的牛乳天天都喝,自然不白嫩都难。

一日,绝食七日的令羽突然间发现婢女送来的餐食里多了杯乳白温热的鲜牛乳,散发着熟悉的奶香味,饭菜也清淡不少,心里自是明白的,定是擎苍让人寻来的牛乳,不免有些悸动。

躲在暗处的擎苍看到多日不进食的令羽修长白皙的手端起杯子喝下自己亲手煮的鲜牛乳,唇边一圈奶渍,拼命忍住扑上去舔舐干净的冲动,喜滋滋离开准备打赏司音和离镜去了。

【苍羽】如果有来生 7

#我似乎想好一个契机让小羽羽接受擎苍惹
#咸鱼言终于来更新惹(。>ㅿ<。)
#舍不得让他们虐,只想写小甜饼




一生一世一双人。

令羽只偶然在司音带回昆仑虚的戏本子里看过这样一句话,大意就是两个相爱的人许下一生的承诺。两人同时放了手,做工精致的孔明灯带着那句承诺,同其他孔明灯星星点点升上了夜空。

昆仑虚十七个弟子中,就属令羽性子最温和,也最容易心软。他偏头看了看擎苍那被他打了一掌还泛红的侧脸,着实有些愧疚,自己既然答应了留在大紫明宫,便是默认了擎苍要娶自己为后的,况且这段日子以来,擎苍一向尊重他,从没有过越矩之举,自己那掌好像是有些重了…

擎苍正抬头看着满天繁星般的孔明灯,侧脸上突然多了些微凉的触感,那是小羽的手。脸上被打的火辣辣的地方瞬间没了感觉,有些呆愣的转过头,令羽眼里闪着愧疚盯着自己,擎苍觉得自己的脸有些不受控制了…

“刚刚我下手太重了…还疼吗?”令羽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

“不,不疼了…”鬼君大人居然有些结巴,有些犹豫的抬手握住自己侧脸那只温凉柔软的手,见令羽没反抗,才敢转头轻吻了手心。

果不其然,白玉一般的脸上染了一层红晕。

放完灯后两人并没回大紫明宫,令羽突然兴起想在人间多留几日,擎苍自然顺着他。

令羽天生温润如玉,周身气质柔和,虽说面容不及擎苍这般英朗英俊,但似乎更更惹女孩子喜欢。

擎苍有些不高兴,一路上总有些个姑娘满脸通红双眸含情盯着小羽,居然还假装摔到在小羽身上!不是都说人间女子含蓄温婉吗,怎么跟离镜那臭小子说的不一样?!看来回去要收拾他了…

在令羽扶了第七个摔倒在他身上的姑娘后,擎苍直接把人拉进了路边的客栈。

“老板,来一间上房!”鬼君的声音好像有些不高兴?令羽不太明白,好好的怎么又生气了?不过也没多想,正好也逛累了,休息一晚也不错。

客栈老板也是会做生意的,想着两个男人定不会睡一张床(老板你这样是会被鬼君打的),特意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有两个房间的套间,当然,床也是有两张的,鬼君大人想要同床共枕的小算盘似乎是崩了…

【苍羽】莫问归处

莫问归处#
关于年份岁数记不太清,有错欢迎捉虫#
#题目是名朋一个梗
#令羽视角



已经飞升上神的我,不知为何,施法来到若水河边,盘腿而坐,托腮对着河水发呆。那土地老儿见我孤身一人,想必不是因公而来,便过来与我闲聊。

“有句话小仙本不该多嘴…敢问二百六十多年前,可是上神十五万岁生辰?”

正是,不知这土地怎会知道自己生辰?心中一阵疑惑,却未问出口,静静等着下文。

“那便是了,那前鬼君擎苍两百多年前破钟而出过一次,被青丘白浅上神封印了回去,口里还一直念叨想要给上神你过十五万岁生辰,还托小仙给上神带句话……”

擎苍……本以为已经遗忘在记忆中的名字再度被人提起,如同被人拉开了记忆的阀门,在大紫明宫的那半个月再次涌入脑海。

“上神可还记得七万年前大紫明宫的擎苍?”

手中酒杯险些滑落,猛地回过神来,强做从容放下酒杯,嘴角竟扯不出一丝弧度,脸颊滑过一滴温凉泪珠,耳边是土地继续絮叨着这段时间若水河的情况,待他话音刚落,起身掸去衣摆细沙,一身白衣飘飘然离去,似乎还是那个被鬼君带回大紫明宫的白衣少年令羽。

“有劳土地了,令羽这就回去禀告师父。”话音已远,只留下一阵清冽莲香。


爱他吗?

当时或许是有过的吧…

恨他吗?

既然有爱,哪来的恨…

擎苍发票圈秀恩爱๑乛v乛๑嘿嘿

离怨离镜两兄弟表示不约(▼皿▼#)

父君果然是假的(ノ=Д=)ノ┻━┻

嗷嗷嗷嗷嗷影版擎苍居然是严宽!!!!!

终于把小说里辣个眉目浓丽的男子找到惹!

突然发现我之前萌的离怨版擎苍跟严宽有一丢丢像?

算是我未卜先知不~【凑表脸( ̄ε(# ̄)☆╰╮o( ̄▽ ̄///) 】

令羽小美人终于有个真正的帅擎苍惹(。>ㅿ<。)

我觉得我要萌影擎苍x剧令羽了_(:3」∠❀)_

说好的令羽朋友圈来啦!
十六十七一直要求师父封印故意秀恩爱的擎苍😹
请刻意忽略辣张图片上大表哥微博的水印😼

【苍羽】如果小说擎苍穿越到剧里

莫名冒出一个脑洞
如果小说里那个擎苍阴差阳错到了电视剧里……
然后还看到令羽被离怨打了
还死在战场上…
估计会想要逆天而行让令羽起死回生吧
顺便收拾收拾离怨
然鹅我写不出来……

欧漏,我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脑洞🙄
求大大看到写一写🙏笔芯🙆

【苍羽】占个tag

为了更好的提升窝的文字能力,窝准备去好好研究一下《红楼梦》惹
毕竟是四大名著之首啊
而且过几天讲课要讲林黛玉进贾府那篇
有点方……
话说我的班主任就是主修明清文学的博士诶
对《红楼梦》and《金瓶梅》都还挺有研究的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