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言言言

牛鹿+k莫+嫌弃+苍羽+霆峰

苍羽【不知道题目该叫啥】

↓失踪人口出来诈尸
↓三生里令羽小哥哥真好看
↓就是擎苍看着太老了



那日若不是令羽跟十七起了贪玩之心,便不会到那发鸠山去捉精卫鸟,更没机会遇见擎苍。

那时令羽跟司音一样,年少贪玩,趁着墨渊闭关,偷跑到发鸠山捉精卫鸟,刚要得手,那雏鸟便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吓跑。司音一着急便出言不逊,差点跟人打起来,若不是令羽拦着,只怕结果不好。

谁知那高头大马上的青年,剑眉星目,说出的话却让人大跌眼镜……

“你叫什么名字?我娶你做我的鬼后可好?”

还没等令羽反应过来,师兄弟二人便被捆仙绳绑成一串,一个扔在后面,一个被抱在人身前。

令羽便是被抱着的那个。

在大紫明宫的半月,想方设法寻死觅活,又被擎苍一次又一次救回,只觉两个男子成亲这般荒谬的事情会让师父蒙羞,整个人清瘦了一大圈,对于擎苍的表白,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也生出了些许不明不白的情愫。

后来,墨渊将昏迷不醒的令羽和圆润了不少,没心没肺的司音救回昆仑虚,醒来前,脑子里都是擎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令羽,你真是个连你自己的心都能瞒过的人。”

后来的后来,擎苍被封印在东皇钟内,想冲破封印,也不过是想要给令羽庆贺十三万岁生辰,问问他,还记不记得七万年前大紫明宫的擎苍……

【嫌弃夫妇】标题被我吃了

睡不着单纯找虐
我要放刀子了
略原著向


岳绮罗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真的是很久以前,久到……

张显宗还没死。

她记得那天跟张显宗面对面坐着,原本笑着的小脸突然没了表情,对面的张显宗心头一紧。

“怎么了?”

她小手捂着侧脸,微微蹙眉。

“张显宗,我牙疼…”

张显宗一听她牙疼,心都揪起来了,身子都坐直了问

“哪颗?”

岳绮罗张开小嘴,手指往口里一指。

“啊…”

她还想起张显宗“第一次”死的那天,他说他想活,又说其实死了可能更好…可是岳绮罗不想让他死,张显宗快死时,岳绮罗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他死了,谁还会这般对我…”

所以她杀了月牙,不单是因为月牙抢了她“爱”的人,更重要的是月牙杀了唯一爱她的人…

她唯一一次牙疼,是因为张显宗,因为张显宗买了一堆腻的她牙疼的糖果点心。

她唯一一次为了别人而杀人,因为张显宗,因为月牙杀了最爱她的张显宗。

她唯一一次为了一个人而哭,是因为张显宗,因为她牙疼…

无心劝过她,让她不要执着于让张显宗的魂魄留在身体里,让她找一个会哭会笑会喘气的,但她不肯。会哭会笑会喘气有什么稀罕的,又不是张显宗…

在张显宗死后的无数个日夜里,她都会想起那次她和张显宗的对话…
“喂,张显宗。”

那个认真给她包扎脚的男人破天荒的听到她叫他而没抬头,“嗯?”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爱你。”仅仅五个字,岳绮罗后来才明白这五个字里隐藏了多少深情和无奈。

“不是要两情相悦才叫爱吗?”岳绮罗的认知中,你爱我,我爱你,这才叫爱。

“相爱是很难的,更多的是像我这样的,对于我来说,爱就爱了,谁还在乎有没有回报呢…”

张显宗,你骗人,哪有这么多像你这样的……再没有人像你这样对我这么好。

张显宗,我岳绮罗没有后悔过,只有一次,那就是没有好好保护你,弄丢了最爱我的人,也弄丢了教会我什么是爱的人……

【嫌弃夫妇】大概是一只洁癖罗罗

#洁癖罗
#私设occ

张显宗当上司令没多久,岳绮罗是他九姨太的事就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就冲买个衣服抓个药都带着十多个警卫这种事,文县这么小地方,不传出去都难。

岳绮罗倒不在意,名分这种事她一直都不怎么在意,不过就跟名字一样,称谓而已,反正张显宗九姨太这身份确实能给她带来不少好处和便利,何乐而不为。

那几个姨太太倒也还算安分,也不敢轻易去招惹她,除了早就被她吸了精气的八姨太,岳绮罗跟着张显宗回了家之后的日子过的也还算滋润。

张显宗成为司令以后,不免要跟一些官员、富商之类有些交际,他们也都知道张显宗不久前娶了个年轻貌美还乖巧可人(?)的姨太太,不免想动些歪心思。

对那些人而言,姨太太也好,丫头也罢,除了正房,其他女人不过是个玩物,相互之间换着睡女人也是常有的事,张显宗虽然不齿也没多大反应,他也不怕那些人会伤到岳绮罗。

有天张显宗府上突然来了个什么酒庄老板,偏偏张显宗又去练兵了,家里就剩几个小厮丫头和那些姨太太。那酒庄老板出了名的好色,想着张显宗这么多姨太太,睡了哪一个也不会有人发现,于是悄悄跑到后院,随便进了一个太太的屋子,好死不死,就进了岳绮罗的房间。

岳绮罗午饭后正躺在床上小憩,张显宗给她配的丫头去给她准备茶水点心了,那肥头大耳的酒庄老板一看到床上安静睡着的可人,顿时就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刚想脱了衣服钻进岳绮罗被窝,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绮罗,我给你买了些你爱吃的糖果点心。”张显宗正巧回来了,一边说还一边推开了门,把自己扒了个精光的酒庄老板顿时愣在原地。

岳绮罗其实在那酒庄老板进屋时就醒了,本想在那人靠近自己时就结果了他,没想到张显宗这时回来了,随即一声枪响,满身横肉的酒庄老板直挺挺倒在了屋内,张显宗是随身带枪的。

张显宗放下点心紧张兮兮坐在岳绮罗床边,床上的小人睁开清明的双眼,一点也不像刚睡醒的样子。张显宗小心翼翼扶着人坐起身,岳绮罗伸手唤出两个纸人,吸干净地上尸体的精气,想到那糟老头马上就要碰到自己,没来由一阵恶心。

岳绮罗觉得自己有些不一样了,以前逢场作戏,在她眼里,男人,无论老的少的俊的丑的都一个样,可如今,可能是被张显宗整天无条件顺从的对待,见到那些肥头大耳的凡夫俗子,总会觉得反胃。

大概真的是洁癖了……

-沉迷于张显宗美手的手控


张显宗的手很好看。

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手背的血管明显而性感,若不是手心的茧子,丝毫不像是整天舞刀弄枪的手,倒像一个天天握笔写字的书生的手。

至少跟顾玄武那双糙手比起来是这样。

岳绮罗是个爱美的人,不仅自己爱美,对于别的美的东西,心里也会多一份垂怜。

张显宗给岳绮罗处理脚腕的伤口时,岳绮罗看似是在看自己脚上的伤,其实是注意到了张显宗的手。

岳绮罗天生一双白嫩的小脚,小的只有张显宗一个巴掌这么大,张显宗很轻易就能握住她的小脚。

那天包扎好伤口,张显宗握住了那只白嫩的小脚,岳绮罗没来由的有些心跳加速,然后慌忙缩回了脚,并张口扯开了话题,实则是因为害羞。












重温无心法师,随手截了几张老岳只有咸粽巴掌大的小脚,还有咸粽一只手就把老岳的脚都遮住了啊……

顺带一张咸粽美手😘

#梦
#一发短小的嫌弃


岳绮罗很久没做过梦了,特别是张显宗走了以后…

岳绮罗梦见那个雪夜,她看到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院子里,雪花纷纷扬扬飘在她身上,明明手脚都冰凉,小脸也冻的发白,只有鼻头和抹了胭脂的唇是红的,张显宗从屋里拿了一件红底白花滚了厚厚毛边的披肩出来,从身后给她披上,顺便把冷冰冰的小人裹在怀里。

岳绮罗记得当时她轻易就挣脱了那个怀抱,但是在梦里,那个岳绮罗没动,就这么安静乖顺的靠在张显宗怀里…

然后岳绮罗就醒了,她依然被无心的阵法封印在鬼洞,脸颊上还有一滴未落下的泪珠,早就没感觉的牙又开始隐隐作痛

“张显宗,我牙疼。”声音再不是那个清冷无情绪的调调,而是软糯又无比委屈,越来越像个正常会撒娇的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可是那个能让她撒娇的人早就不在了。

妥妥的入了嫌弃的坑……【望天】

那句“张显宗,我牙疼。”真是虐的我肝疼……

两张图都是我自己截的,前面有滤镜后面没滤镜(//∇//)

我看看能不能憋出啥文来(///ˊㅿˋ///)

满腹经纶

#话说这篇文灵感来源于昨天看的一个相声
#相声是苗阜和王声的《满腹经纶》
#真的,敲搞siao!看一次笑一次哈哈哈
#推荐大家去看一下,历史知识推土机啊





郝眉和于半珊是高中同学,两个人的语文成绩……其实吧,说老师想弄死他们都是轻的了……于半珊那种成语用的牛头不对马嘴的就算了,郝眉随时把人物和故事张冠李戴,有时候还像一个不识字的傻蛋一样自己猜测然后乱念……比如↓

part1
这天,肖奈开完会之后突然对着于半珊笑了一下,半珊儿的小心脏顿时停了半拍,又回想嘴里貌似大概也许maybe没有惹到肖扒皮,摸着小心脏对着眉哥来了一句

“眉哥,老三刚刚看我那一眼简直是……用个成语那就是上下不安!”

话一出口,还没走出会议室的肖奈脚底滑了一下,刚想转头纠正,就听到郝眉接了一句

“哎呦,老于你不错啊,文学造旨越来越好了哈!”

肖奈表示他不认识这两个文盲-_-

part2
这还算好的,还有一次,连只接受了九年制义务教育的KO都觉得郝眉是不是语文做了弊才考上的省状元。

“KO!你评评理!老三和猴子居然说我和老于是文盲!我明明在读四大名著了!”

有天午休,郝眉哼哼唧唧跟KO告状,所有同事瞬间竖起耳朵关注事态动向。

“四大名著?读了哪几本?”KO淡淡的开口问了一句。 “海贼王和名侦探柯南啊!”某文盲大言不惭…… 办公室内爆发出了一阵杠铃般的笑声。

“眉哥,你这四大名著是不是还有七龙珠和圣斗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某猴还毫不留情地嘲笑。

part3
更有一次,连微微都想拆开他俩脑袋看看这俩货到底脑子里装的什么……

郝眉和于半珊蹦跶着找到了微微,满脸得瑟

“微微师妹,你有没有看过《山海经》啊?”

微微很配合地摇头:“没有啊……讲的什么啊?”

俩文盲顿时嗨了,郝眉红光满面开始解说……

“微微师妹啊,《山海经》是讲神话故事的,可好看了!”

一旁的肖奈默默来了句:“郝眉,《山海经》是先秦古籍,文字诘屈謷牙,你看懂了?”

“你说的啥?”文盲眉一脸懵逼…

“没,刚刚是个幻觉。”

郝眉继续解说:“微微师妹你知道精卫填海吧,为什么填海呢?”顿了顿,“大汉奸!”

微微有点懵…精卫不是鸟吗?

随后于半珊又凑上来:“还有一个!寡妇追日!”

微微脑门三条黑线…夸父追日吧…

于半珊继续神解说:“汪精卫死了之后,他媳妇儿陈璧君变成了寡妇,没办法生活了,追到日本去了!怎么样,微微师妹,有没有涨姿势?”

肖奈忍无可忍,把两个文盲赶走带着微微回家了……

想开坑写真二(真水x二喜)✧\\ ٩( ̄Д ̄)و //✧

我觉得我没救了,又想开坑写真水和二喜是什么情况。。。坑都还没填完呢!

感觉要步吱吱填不完坑的后尘了啊…… @一杯吱显晟 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哈哈哈哈哈,不要打我Σ(っ °Д °;)っ

明天滚去码k莫……

【k莫】婚礼(?)又名KO成名记(大雾)

#失踪人口出来诈尸了
#先开个日常?小甜饼?
#当然不是k莫的婚礼哈哈哈哈哈

肖贝大婚那天,KO于半珊丘永侯三人当之无愧成了伴郎,你问郝眉怎么不是伴郎?愚公是这么回答的:

“你当打群架呢这么多人!再说了你们家出一个就够了,你那样一看就是伴娘那边的,去去去,你家KO来就成了!”

眉哥表示我帅不跟你计较<(`^´)>

于是婚礼当天,除了新娘新郎的超高颜值,离新郎最近的那个黑西装寸头一脸冷漠的帅小哥也成了焦点,还被闹腾的二喜同学拍下来发微博了ԅ(¯ㅂ¯ԅ)

于是没当成伴郎也坚决不当伴娘只好闲在那吃东西刷微博的郝眉毫不意外地看到了那条微博,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有几百小僵尸粉的二喜微博,KO的那条转发量居然高达好几千,郝眉第一个反应就是

完了,KO成网红了(●—●)

后续?

后续就是前台二喜和宣传部一群熊孩子借着KO红了的光,火速给致一也注册了微博账号,简介如下:

致一科技,只做最好的游戏。PS:我们不搬运狗粮,我们只是狗粮的生产者๑乛v乛๑

k莫壁纸get√

原图源自 @Ming_sis 明太太~

只想舔屏不想码字😏